心灵鸡汤

在文人眼中,戏说“教师” (杂文)


2016-05-17
 

  

在文人眼中,戏说“教师” (杂文)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悬赏100万通缉那个说“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的家伙,让他来教教50个参差不齐的学生,看他能不能把他们都培养成四有新人!-,

不过,只是不晓得,咱们教师啥时候才会有钱?,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   

——有感时下“教师”的某些现状与尴尬   

在文人眼中,教师是培养祖国花朵的辛勤园丁;在局外人的眼中,教师是一天到晚都在放假的闲人;在医生的眼中,教师是更容易患咽喉癌的活体;在商家的眼中,教师是一个欧也妮•葛朗台式的吝啬鬼;在妈妈的眼中,女儿当教师,容易找一个好老公;在未婚男人眼中,娶回一个教师,相当于娶回一个保姆、一个家教和一个文秘。   

教师可以当警察:因为整天在班里破案;教师可以当主持人:因为整天为公开课想游戏和花招;教师可以当演员:因为一会态度和蔼一会暴跳如雷;教师可以当清洁工:因为整天扫地、抹桌子、擦玻璃;教师可以搞工艺美术:因为整天写黑板、布置教室;教师可以当作家:因为整天写计划和论文;教师还可以到市场上叫卖东西:因为练出了高音和厚脸皮。   

教师是什么?法律说,教师归属事业单位管理,工资应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水平;经济说,教师是“臭老九”;神圣一点说,教师是天底下最光辉的职业;纯真一点说,教师是孩子王;一个家长说,教师一天到晚就知道收钱;又一个家长说,我孩子成绩好,是因为他聪明;还有一个家长说,我儿子成绩差,都是老师不会教;还有一个教师名人说,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应试教育说,都是教师惹的祸;素质教育说,明明白白我的心;   

教师是什么?——教师只是一条左右为难的可怜虫!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悬赏100万通缉那个说“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的家伙,让他来教教50个参差不齐的学生,看他能不能把他们都培养成四有新人!-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自己办出版社印刷厂,零利润发售教材!没道理义务教育的教材还那么贵,要从学生那里再赚一笔的!-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把薄弱学校和民工子弟学校挂牌为“教育系统领导干部实践基地”,让他们颁布新政策新理念前先用实践去检验可行性。教师节的时候咱也坐着小车去慰问,给他们一人发条毛巾,发瓶金龙鱼,然后用温暖的大手握得他们热泪盈眶!-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让领导去下乡支教,咱去欧洲考察!等咱老师也有了钱,让来指导的专家学者吃福乐娃体验   

生活,咱带学生去五星级宾馆吃大餐改善生活!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开个教师法律援助中心,哪个家长无理取闹,咱也告他个诽谤侵犯!   
在文人眼中,戏说“教师” (杂文)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金嗓子喉宝要列入医保药物范围,让那草珊瑚见鬼去!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超课时一律拒绝,代课老师咱请俩,上课一个,改作业一个!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每人买辆小车。凭啥人家有车贴,咱大老远坐公车都没个贴?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论文一天发表一篇,要带刊号的!反正那些出版社只认钱,评这评那又硬卡这个。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自己办学校自己编教材!三天两头换教材,所谓新版都是换汤不换药,烦不烦?干脆自己定标准!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进修培训一律报销,职业进修也是为工作服务,干嘛燃烧自己还要自己掏腰包?   

不过,只是不晓得,咱们教师啥时候才会有钱?   

绩效工资之一:朱自清•《春》   

盼望着,盼望着,标准出来了,绩效工资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物价涨起来了,房价涨起来了,教师的工资涨起来了,教师都高兴地欢呼起来了。   

标准偷偷地从政府文件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络里,电视里,报纸里,瞧去,绩效工资满是的。   

市府、教育局、财政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做绩效工资的领头儿。标准高的吓死人,标准低的也吓死人。标准里带着点甜味儿,闭上眼,整个中国仿佛已经满是绩效工资、绩效工资、绩效工资!绩效工资下成千成百的教师嗡嗡地闹着,大小的教师飞来飞去。绩效工资的标准遍地都是:这样儿的,那样儿的,散在全国各地,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的……   

绩效工资之二:苏轼•《水调歌头》   

银子几时有?巴眼望青天,不知能涨多少,到手是何年?我欲悄声问,又恐他人笑,细想心真寒。仿佛总是梦,何奈有人谈。   

心欲静,波澜起,催人烦,不应有诈,何故总许空头愿?人有妻儿老小,家需酱醋油盐,此事古难缠。但愿人长久,多加几吊钱!

  

——有感时下“教师”的某些现状与尴尬,

等咱老师也有了钱,开个教师法律援助中心,哪个家长无理取闹,咱也告他个诽谤侵犯!,物价涨起来了,房价涨起来了,教师的工资涨起来了,教师都高兴地欢呼起来了,

市府、教育局、财政局,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争做绩效工资的领头儿。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