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哪个神明会怜悯没有信仰的国土!?


2016-05-17
 

  哪个神明会怜悯没有信仰的国土!?   

在那被雾霾所覆盖 我爱着的城市 人们越腐败越无赖 没精神的层次 每天勒紧了裤带 面对无尽的负债 曾经的梦想不在 而是被金钱所出卖 可笑的是这样城 我看的更清楚 主宰它的并不是人 而是冰冷的金属 当老人倒地只看到 背 流浪儿童满身污 秽 谁记得尊老爱幼和善良的 叮嘱 我可怜的佛主 被无数人轮流的说出 可是哪一个神明 会怜悯没信仰的国土 所以选着相信专家 电视 广告穿插 谁知他们不过来自媒体和一个个转发 当人们识她的破妖法 接踵是叫骂 跟着你们会选着接受下一个专家的教化 可笑吧 在专家与傻×中不停交叉 其实你们的盲从才是他妈最可笑的笑话 当城市一尘不染 它不再有脏乱 热闹地摊被驱赶 剩沿街的商贩 当人民不再叩首与拿刀驰骋的帮 可以依旧低头面对那些持证的商 这就是奴性 希望被奴役 埋在骨子里成天的哭泣 像是苦力 他人忽视你 从未想过如何进步 改变着禁锢 活在别人所说的近路 那不是你自己 我依旧追随我的梦想 和她的一切 无论这世界如何动荡 我保持不屑 我会站在最大的舞台的最中央 我穿着 的T恤 印花 是 切 格瓦拉 所以现在要用纸笔把每一页 都写上大话 不去在乎伙计点燃的哪一叶 会让我沙哑 所谓的桎梏都是 shit 你看我怕吗 哲理就一阕 阿库拉 玛塔塔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当,3段的开始3个当像钟声一样在你脑海里回响 或许将,我们的力量全部揉在一起她的威力将回像把枪 Bang 像战士一样 把子弹上膛 走进这战场 带着未舔舐的伤 把你的梦想全部都捆绑 再把所有艰难的险阻全部的变成你胸前的勋章 或许你终将 被他人看不懂 或许你重伤 倒在了半途中 但后人纵香 你像一颗古松 但每当有人想你都会想起你的哭颂 当天空不在湛蓝 被葬身与灰 当人心已近涣散 忘记长征的泪 当心被邪恶占满 掌心被血液沾染 你依旧像个战士 挺着钢制的背 从未0The sncking city i’m liveing hope you wait The sncking people around me i hope wait hope w\ait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evil from the people they can go away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ki  ngdom open the windom and listen what i’m say

。   

在那被雾霾所覆盖 我爱着的城市 人们越腐败越无赖 没精神的层次 每天勒紧了裤带 面对无尽的负债 曾经的梦想不在 而是被金钱所出卖 可笑的是这样城 我看的更清楚 主宰它的并不是人 而是冰冷的金属 当老人倒地只看到 背 流浪儿童满身污 秽 谁记得尊老爱幼和善良的 叮嘱 我可怜的佛主 被无数人轮流的说出 可是哪一个神明 会怜悯没信仰的国土 所以选着相信专家 电视 广告穿插 谁知他们不过来自媒体和一个个转发 当人们识她的破妖法 接踵是叫骂 跟着你们会选着接受下一个专家的教化 可笑吧 在专家与傻×中不停交叉 其实你们的盲从才是他妈最可笑的笑话 当城市一尘不染 它不再有脏乱 热闹地摊被驱赶 剩沿街的商贩 当人民不再叩首与拿刀驰骋的帮 可以依旧低头面对那些持证的商 这就是奴性 希望被奴役 埋在骨子里成天的哭泣 像是苦力 他人忽视你 从未想过如何进步 改变着禁锢 活在别人所说的近路 那不是你自己 我依旧追随我的梦想 和她的一切 无论这世界如何动荡 我保持不屑 我会站在最大的舞台的最中央 我穿着 的T恤 印花 是 切 格瓦拉 所以现在要用纸笔把每一页 都写上大话 不去在乎伙计点燃的哪一叶 会让我沙哑 所谓的桎梏都是 shit 你看我怕吗 哲理就一阕 阿库拉 玛塔塔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当。。。 3段的开始3个当像钟声一样在你脑海里回响 或许将。。。 我们的力量全部揉在一起她的威力将回像把枪 Bang 像战士一样 把子弹上膛 走进这战场 带着未舔舐的伤 把你的梦想全部都捆绑 再把所有艰难的险阻全部的变成你胸前的勋章 或许你终将 被他人看不懂 或许你重伤 倒在了半途中 但后人纵香 你像一颗古松 但每当有人想你都会想起你的哭颂 当天空不在湛蓝 被葬身与灰 当人心已近涣散 忘记长征的泪 当心被邪恶占满 掌心被血液沾染 你依旧像个战士 挺着钢制的背 从未0The sncking city i’m liveing hope you wait The sncking people around me i hope wait hope w\ait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evil from the people they can go away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kingdom open the windom and listen what i’m say

  

在那被雾霾所覆盖 我爱着的城市 人们越腐败越无赖 没精神的层次 每天勒紧了裤带 面对无尽的负债 曾经的梦想不在 而是被金钱所出卖 可笑的是这样城 我看的更清楚 主宰它的并不是人 而是冰冷的金属 当老人倒地只看到 背 流浪儿童满身污 秽 谁记得尊老爱幼和善良的 叮嘱 我可怜的佛主 被无数人轮流的说出 可是哪一个神明 会怜悯没信仰的国土 所以选着相信专家 电视 广告穿插 谁知他们不过来自媒体和一个个转发 当人们识她的破妖法 接踵是叫骂 跟着你们会选着接受下一个专家的教化 可笑吧 在专家与傻×中不停交叉 其实你们的盲从才是他妈最可笑的笑话 当城市一尘不染 它不再有脏乱 热闹地摊被驱赶 剩沿街的商贩 当人民不再叩首与拿刀驰骋的帮 可以依旧低头面对那些持证的商 这就是奴性 希望被奴役 埋在骨子里成天的哭泣 像是苦力 他人忽视你 从未想过如何进步 改变着禁锢 活在别人所说的近路 那不是你自己 我依旧追随我的梦想 和她的一切 无论这世界如何动荡 我保持不屑 我会站在最大的舞台的最中央 我穿着 的T恤 印花 是 切 格瓦拉 所以现在要用纸笔把每一页 都写上大话 不去在乎伙计点燃的哪一叶 会让我沙哑 所谓的桎梏都是 shit 你看我怕吗 哲理就一阕 阿库拉 玛塔塔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当,3段的开始3个当像钟声一样在你脑海里回响 或许将,我们的力量全部揉在一起她的威力将回像把枪 Bang 像战士一样 把子弹上膛 走进这战场 带着未舔舐的伤 把你的梦想全部都捆绑 再把所有艰难的险阻全部的变成你胸前的勋章 或许你终将 被他人看不懂 或许你重伤 倒在了半途中 但后人纵香 你像一颗古松 但每当有人想你都会想起你的哭颂 当天空不在湛蓝 被葬身与灰 当人心已近涣散 忘记长征的泪 当心被邪恶占满 掌心被血液沾染 你依旧像个战士 挺着钢制的背 从未0The sncking city i’m liveing hope you wait The sncking people around me i hope wait hope w\ait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evil from the people they can go away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ki  ngdom open the windom and listen what i’m say

在那被雾霾所覆盖 我爱着的城市 人们越腐败越无赖 没精神的层次 每天勒紧了裤带 面对无尽的负债 曾经的梦想不在 而是被金钱所出卖 可笑的是这样城 我看的更清楚 主宰它的并不是人 而是冰冷的金属 当老人倒地只看到 背 流浪儿童满身污 秽 谁记得尊老爱幼和善良的 叮嘱 我可怜的佛主 被无数人轮流的说出 可是哪一个神明 会怜悯没信仰的国土 所以选着相信专家 电视 广告穿插 谁知他们不过来自媒体和一个个转发 当人们识她的破妖法 接踵是叫骂 跟着你们会选着接受下一个专家的教化 可笑吧 在专家与傻×中不停交叉 其实你们的盲从才是他妈最可笑的笑话 当城市一尘不染 它不再有脏乱 热闹地摊被驱赶 剩沿街的商贩 当人民不再叩首与拿刀驰骋的帮 可以依旧低头面对那些持证的商 这就是奴性 希望被奴役 埋在骨子里成天的哭泣 像是苦力 他人忽视你 从未想过如何进步 改变着禁锢 活在别人所说的近路 那不是你自己 我依旧追随我的梦想 和她的一切 无论这世界如何动荡 我保持不屑 我会站在最大的舞台的最中央 我穿着 的T恤 印花 是 切 格瓦拉 所以现在要用纸笔把每一页 都写上大话 不去在乎伙计点燃的哪一叶 会让我沙哑 所谓的桎梏都是 shit 你看我怕吗 哲理就一阕 阿库拉 玛塔塔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当,3段的开始3个当像钟声一样在你脑海里回响 或许将,我们的力量全部揉在一起她的威力将回像把枪 Bang 像战士一样 把子弹上膛 走进这战场 带着未舔舐的伤 把你的梦想全部都捆绑 再把所有艰难的险阻全部的变成你胸前的勋章 或许你终将 被他人看不懂 或许你重伤 倒在了半途中 但后人纵香 你像一颗古松 但每当有人想你都会想起你的哭颂 当天空不在湛蓝 被葬身与灰 当人心已近涣散 忘记长征的泪 当心被邪恶占满 掌心被血液沾染 你依旧像个战士 挺着钢制的背 从未0The sncking city i’m liveing hope you wait The sncking people around me i hope wait hope w\ait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evil fr  omthe people they can go away Wait you people just getting late The kingdom open the windom and listen what i’m say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