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壮的是爸,耄耋某的自侃自勉自解嘲


2016-09-07
 

  
壮的是爸,耄耋某的自侃自勉自解嘲   
臣民声声啸叫,
齐刷刷跪倒哭嚎为祈祷,
建堂立碑大殿造,
一如前皇帝,
淌着口水歪歪斜斜倒,
草民真气恼,
许诺变成肥皂泡,
不该也去阎王殿报到,
应该长生不老,
学习童年破涕笑,
拽住心态慢些老。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900篇》
第886篇 耄耋某的自侃自勉自解嘲

年岁老,天之道,
躲不开去没处逃,
冇后门,逃得了,
请别妄想不会老。
添年岁,悄悄,
由不得谁想藏掖与躲掉,
褶子登脸令人恼,
它才不管喜不喜欢想要不想要,
青斑一块块褶子一道道,
爬上颜面再趴眼窝凹,
巴不得把脸庞挤爆。
不管地位多高,
水泥匠炭古佬或权贵大佬,
都给画上斑块点点、皱纹一道道,
使树皮般粗糙,
催快去阎王殿报到,
过奈何桥。
···
人一老,眼花了,
写字变得真蹩脚,
有大的,也有小,
简直像幅阖家照。
大的像是他家的胖姥姥,
壮的是爸,
顶梁柱和最高领导,
小小的是重孙,
纤窈窕的是小姨小蛮腰,
一波三折妖娆苗条,
如同要把人的魂儿销。
人老真糟糕,
头昏眼花耳朵嗡嗡叫,
路遇熟人模模糊糊看不清了,
人家赞好却误听成了孬,
兴致扫。
···
人会老,勿气恼,
是老天爷不肯饶,
把人毁,把人糟,
致人死,缩短校
天地演绎之道谁也不能拗,
愁眉苦脸更会老。
看开些好,
大佬天天进补长寿膏,
臣民一年到头有人进贡不老药,
照样老得矮又校
换血更皮五脏六腑全调包,
依然得按时报到,
去阎王处点卯,
坐着轿,
同样咧嘴闭眼辫儿翘。
臣民声声啸叫,
齐刷刷跪倒哭嚎为祈祷,
建堂立碑大殿造,
一如前皇帝,
淌着口水歪歪斜斜倒。
···
哭声嚎,天塌倒,
皇帝薨去把谁靠,
脊梁骨,被折了,
没了主子谁领导。
草民真气恼,
许诺变成肥皂泡,
不该也去阎王殿报到,
应该长生不老。
···
小百姓,怕吃药,
阎王一召就报到,
赶时刻,没命跑,
黑黢黢中茫茫道。
民谚曰:
阎王通知三更去报到,
不敢五更去应卯,
没价可讨。
即便无常瞌睡管不了,
自己按时报到,
不能拖延分分秒秒。
这世道咋能没有牢骚。
戏言也,是逗笑,
一篇废话和笑闹,
几段自侃自勉自解嘲  。
···
看淡了,甭苦恼,
没有修好恶运遭,
下辈子,也修好,
争当权贵和大佬。
有人主张该年龄忘掉,
没痴呆咋忘得了,
阎王爷的记性忒好,
你便忘了他也忘不掉,
不会把谁饶,
明察秋毫,
按时按点惊堂木敲,
签牌抛黑白无常立马到。
一不慎,滑个跤,
没喊没叫不发燥,
髋骨裂,伤腿腰,
当成是梦和搞笑。
忍不住时牙缝呲地一声罢了,
决没凄厉叫。
死,生命的小玩笑,
瞌睡虫瞎胡闹,
大难无恙福预告,
年纪老了特需要记牢,
忽想起,
儿时曾被饭桌撞个包,
正哇哇叫,
奶奶轻抚安慰道:
长高了。
原先撞不着,
真的是长高了,
高兴得破涕为笑。
老了,
生命的历程剩下不很多了,
无需大呼小叫。
学习童年破涕笑,
拽住心态慢些老。
装嫩说明心态不算太老。
没被逼报到,
忽笑倒,
莫非阎王嫌人多了太吵闹,
撤了报到的指标,
或是把八三错看成八零后了。
又想到,
共庆真热闹,
人间阴界协调,
彼此包容少闹闹,
岂不好。
耄耋老人谢过了,
一个玩笑被吓一大跳,
写几句答谢了,
又是作个打趣调笑和解嘲。

  @带雨的云1

非常好!

大顶!

学习!

  
添年岁,悄悄,
由不得谁想藏掖与躲掉,
褶子登脸令人恼,
它才不管喜不喜欢想要不想要,
青斑一块块褶子一道道,
爬上颜面再趴眼窝凹,
巴不得把脸庞挤爆,
草民真气恼,
许诺变成肥皂泡,
不该也去阎王殿报到,
应该长生不老,
忍不住时牙缝呲地一声罢了,
决没凄厉叫,
老了,
生命的历程剩下不很多了,
无需大呼小叫。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