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有棕榈长绿不染,我想这种宠爱源于天


2016-05-17
 

  有棕榈长绿不染,我想这种宠爱源于天   月色随着夜深更是明净,手掬一口便醉我七分,就剩三分醒留下对待人生,

数日后聚起一行人去普格山上看风景,山中还有寺庙佛像,可恨时光太匆匆,未能尽数驻足观赏。   

不必在意到心里,也莫话说别个他人,独我能感受清风明月也怎是罪,毕竟今夜的温柔给谁的皆是同等份,于自然我怎能不感涕。月光亭下,羑清辉微凉;草木飘移,映新纱飞英。当时月华如川,亭迹似舟,轻舟漫际,推云逐月,好自恋就让我自恋,对于云对于月都不伤浪漫。树也多情以白夜作布景,婀娜姿态格外妩媚动人,最妙那幽纱遮面不能明视便更想一睹,而这距离我又不曾移出半步。数盏路灯陪在身旁,皆是闭上眼的,这夜电停的有些时间了,对我这闲人倒也无碍。千年月色如常,几时芭蕉还新,流萤无处寻来,觅得月明风清。月色随着夜深更是明净,手掬一口便醉我七分,就剩三分醒留下对待人生。   

数日后聚起一行人去普格山上看风景。车行进山中,山间的景物甚好,有杉木高耸入云,有棕榈长绿不染,林间偶尔有飞禽痕迹,灌木丛中常听见鸣啼。在这里一年只分为两个季节,雨季之后就是旱季,旱季我偏清闲,便有时间出来走走。一阵山风袭来,避在树荫处我感到微凉,回头望去山途,沿路山坡长满的绿草甚喜风摇晃,这刻我知晓,青草为弦风作曲,曲曲回荡山间,听于知音。沿途的某些道路凸出来的地段,我惊奇的发现,仅有的一条山间柏油公路曲折蜿蜒一直延伸下去,就像随着眼光在生长,不过尽头是海平线。此处还能看到碧海云天,幽静山道似细笔勾勒于山间,蓝色港湾恰好补上了格局的单调,山林尽头窄窄的镶边是乳白色的沙滩,风平浪静的海面模糊着几条白影,海面之上好像还有海鸟看不清楚了。多数海岸的孤单是缺少了落日的陪伴,我也等不了夕阳黄昏,却不想下午三四点的太阳,竟会将海岸着色出另一种纯情的浪漫。沿着山路再向上去,气温的下降已可以明显感觉到,一件T恤有些招架不住,虽薄矜奈何不了风来寒生,偏自在向寒处寻去。云这时再也不分明,天空变成是一大块的,似雾的灰白色,却一直没见雨点滴下来。山弯的一处有一间红色的小教堂,藤蔓像时光的皱纹已经布满了房檐,这绿草红砖的画面很唯美,一路上那些殖民者留下的旧房子,生根发芽似的长成了奇形怪状的植被,不同的框架穿上了各自量身而做的礼服,称作绅士淑女倒也合适。山中还有寺庙佛像,可恨时光太匆匆,未能尽数驻足观赏。   

日暮西倾,倦鸟将返,驱长车而归途,寄孤心于山林。夜暮渐深,景色寂寥,天角挂出了几颗星,路灯连成了线。朦朦胧胧的街景,甘再河上的铁桥彩灯,塔尖上左右晃着的风向标,慢慢的都退出了视线。梦里青山绿水,七色的花一直铺到河的彼岸去了……

  

不必在意到心里,也莫话说别个他人,独我能感受清风明月也怎是罪,毕竟今夜的温柔给谁的皆是同等份,于自然我怎能不感涕,月色随着夜深更是明净,手掬一口便醉我七分,就剩三分醒留下对待人生,多数海岸的孤单是缺少了落日的陪伴,我也等不了夕阳黄昏,却不想下午三四点的太阳,竟会将海岸着色出另一种纯情的浪漫,沿着山路再向上去,气温的下降已可以明显感觉到,一件T恤有些招架不住,虽薄矜奈何不了风来寒生,偏自在向寒处寻去。

 



Baidu